top of page

格林巴利症候群與新冠肺炎疫苗

高雄長庚醫院神經內科 蔡乃文醫師


2021年7月13號及20號,世界衛生組織的疫苗安全委員會(WHO Global Advisory Committee on Vaccine Safety, GACVS)召開了線上會議,討論有極罕見的個案在施打楊森(Janssen)及阿斯特捷利康(AstraZeneca)的新冠肺炎疫苗後,發生格林-巴利症候群的情況,而此兩種疫苗皆是以腺病毒當作載體所製成的疫苗

針對此可能相關的副作用,在會議之後,世界衛生組織發表了以下的公開聲明。[1]


格林-巴利症候群

罹患格林-巴利症候群者在數天至四週內會發生肢體麻痺、對稱性肌肉無力、感覺異常及反射消失等症狀。

格林-巴利症候群是目前最常見的造成急性無力肢體麻痺(acute flaccid paralysis)之病因,發生率有可能會隨著疫苗施打而增加。

舉例來說,在流感疫苗施打季也曾經通報罕見的個案,但目前仍無法確定疫苗是否為造成格林-巴利症候群的原因。[2]

格林-巴利症候群全球發生率約為每年每十萬有1~2位發生,以性別來分男性較容易罹患,且發生率有隨著年齡提高的趨勢。[3]


疫苗施打與格林-巴利症候群的國際現況

阿斯特捷利康疫苗(AZ)

儘管仍不確定此疫苗株是否和格林-巴利症候群的誘發相關,但也無法排除該原因。

因此歐洲藥品管理局(European Medicines Agency)的藥物風險監控委員會,在2021年7月9日時發表了一項聲明,建議在疫苗藥品仿單中加註相關警語,以提升醫護及大眾對於格林-巴利症候群的警覺度。[4]

根據歐洲藥品管理局從歐盟各國回報的數據,截至2021年6月27日前,在5400萬劑該疫苗施打個案中,格林-巴利症候群發生個案只有227例。[5]


楊森疫苗 (Janssen)

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USFDA)在2021年7月13日修訂了疫苗施打資訊,提到觀察到個案在注射該疫苗後格林-巴利症候群的發生風險上升。[6]

美國疫苗準則委員會(US Advisory Committee on Immunization Practices ,ACIP)回顧了美國疫苗副作用事件監控系統(Vaccine Adverse Events Reporting System)發現,在約1220萬劑該疫苗施打個案中,格林-巴利症候群發生個案僅有100例


而於7月22日,歐洲藥品管理局也於該疫苗仿單中,加註格林-巴利症候群為其極罕見的副作用,以提升專業醫護人員及大眾對於該疾病的警覺性。[7]


世界衛生組織的建議

•腺病毒載體的新冠肺炎疫苗注射,曾被回報罕見的格林-巴利症候群副作用事件發生。

•mRNA新冠肺炎疫苗(如:莫德納、輝瑞BNT),目前並無觀察到類似的事件。

•世界衛生組織疫苗安全委員會將會根據全球疫苗監控的回報資料庫系統,進行注射疫苗族群及無注射疫苗族群比較的觀察性臨床試驗,持續監控此副作用。

•專業醫護人員應監控所有副作用,包括格林-巴利症候群。建議各國應持續收集詳細的資料。最好的狀況是在醫院自主觀察時,就開始收集資料,以便了解個案整體施打疫苗前後健康變化情況。世界衛生組織的新冠肺炎疫苗監控手冊中,有提供相關監控準則。[8]

•接受楊森或阿斯特捷利康疫苗注射的個案,應該接受格林-巴利症候群症狀及徵召相關的衛教。且如果發生以下狀況發生時應盡速就醫:

發生漸進的手腳末端虛弱、異常刺痛、麻痺且可能進展到身體其他部位,如胸口或臉。也可能發生行走困難,臉部表情表現困難,眼球運動困難或眼部視野重疊等。

•在面對Delta病毒株的高度傳播力及致病性,從防止疫情擴散及預防演變為重症的角度,整體考量下仍是利大於弊。


結語

新冠肺炎病毒不斷變異,從alpha、delta到現在的omicron病毒株,世界進入了與之長期對抗的狀態。

有幸現在醫學進步,很快地多種疫苗被研發出來,對抗此惡名昭彰的傳染性疾病。也有越來越多數據證實,疫苗的廣泛施打,能夠大幅降低進入重症的機率,非常有效地保護感染者的生命,也降低了醫療量能的消耗。

根據了世界衛生組織的聲明,施打衛生主管機關核准的疫苗,仍然是利遠大於弊。

而在積極防疫的同時,遵照世界衛生組織的指示,不僅是格林-巴利症候群,其他所有的副作用都應謹慎監控;身邊的人如有注射疫苗後出現不適情況,須立即連絡醫療院所,以將風險降至最低。



[2]Miller ER, McNeil MM, Moro PL, Duffy J, Su JR. The reporting sensitivity of the Vaccine Adverse Event Reporting System (VAERS) for anaphylaxis and for Guillain-Barré syndrome. Vaccine. 2020; 38(47):7458-7463.

[3]Sejvar JJ, Baughman AL, Wise M, Morgan OW. Population incidence of Guillain - Barré syndrome: a 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analysis. Neuroepidemiology, 2011; 36: 123 –33.

[4]Meeting highlights from the Pharmacovigilance Risk Assessment Committee (PRAC) 5-8 July 2021.European Medicines Agency (EMA); 9 July 2021 (https://www.ema.europa.eu/en/news/meeting-highlights-pharmacovigilance-risk-assessment-committee-prac-5-8-july-2021)

[5]COVID-19 vaccine safety update VAXZEVRIA AstraZeneca AB Public Statemen. European Medicines Agency (EMA); 14 July 2021 (https://www.ema.europa.eu/en/documents/covid-19-vaccine-safety-update/covid-19-vaccine-safety-update-vaxzevria-previously-covid-19-vaccine-astrazeneca-14-july-2021_en.pdf)

[6]Coronavirus (COVID-19) update. 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 (FDA); July 13 2021 (https://www.fda.gov/news-events/press-announcements/coronavirus-covid-19-update-july-13-2021)

[7]COVID-19 Vaccine Janssen: Guillain-Barré syndrome listed as a very rare side effect. European Medicines Agency (EMA); 22 July 2021 (https://www.ema.europa.eu/en/news/covid-19-vaccine-janssen-guillain-barre-syndrome-listed-very-rare-side-effect)

[8]Covid-19 vaccines: safety surveillance manual. Geneva: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WHO); 22 December 2020( https://www.who.int/publications/i/item/10665338400 )


25 次查看0 則留言

Komentarze


bottom of page